档案系列解说:抗战期间福建唯一华侨进出国通道

第十篇:1941年12月石美 -- 鼓浪屿进出国通道再次断绝

杨 强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侵厦日军也在同一时间占领了鼓浪屿,在石美--鼓浪屿航线上川驶了两年的海龙电船不得不停航,九龙江出海口这一沿海唯一的出国通道断绝了。归侨再也无法出国,远在南洋的华侨也无法从海路返回祖国。南洋的华侨无法忍受日军的欺凌,要回国就只有滇缅通道,而在家乡的侨眷更陷入痛心的思念和贫苦的生活之中。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开始转向救济侨眷侨生的工作。

占据厦门岛的日本海军在1941年12月8日0时分三路登上鼓浪屿,这个时间也是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时间,日本海军在这时间突袭珍珠港美军。

鼓浪屿被日本海军完全控制了,在岛上享受了很长时间的英、法、美、德、荷等国的洋人们除天主教神父之外,都被当成战俘关进了战犯集中营。很自然的,依附于英、法、美等国注册的轮船公司也无法运作了,海龙电船只有停航。石美--鼓浪屿这一条航线开通了整整两年又断绝了。

太平洋战争爆发後,日本侵略者很快就占领了马来亚、新加坡、印尼、缅甸、香港等东南亚英、荷、美等国殖民地。九龙江出海口和沿海各口岸一样被封锁了,不再有归侨侨眷出国。相反的,在这之前回到祖国的归侨和常年留在祖籍地生活的侨眷们现在是日夜为远在大海彼岸亲人们祈祷,希望他们能从幸运地逃脱日本侵略者的魔爪,回到老家来。东南亚地区战火纷飞,香港中转站也陷入日军魔爪中,无法忍受日军的蹂躏,我们的华侨先民是如何回国呢?

我们的华侨先民们只有选择陆路通道--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开辟于1939年,从我国云南昆明直至缅甸蜡戍,全长约1200公里。说是公路,实际上是刚刚开凿出来的山道,接连不断的S道形盘旋于海拔500米至3000多米的横断山脉间,一路悬崖峭壁。但是,据资料记载,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有不少在东南亚惨遭战火洗劫的华侨陆陆续续从滇缅公路辗转回国避难,仅漳属的华侨由缅甸逃难回到漳州就有千余人。

我们在龙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中也看到这样的记载。

原海澄县于1953年10月进行归国华侨调查登记,五区楼棣乡金鳌村杨自求这样叙述自己的经历:十五岁当店员,廿六岁南渡缅甸卑谬。因南泰平洋战事发生,即由滇缅公路旋返祖国。杨自求回国时间是1942年5月19日。

居住在石码镇上的厦门籍缅甸归侨魏锡钺及其妻子王彩祺是在1943年经长途跋涉从滇缅公路返回的华侨,那时厦门还被日军占领着,回到祖国,但还不能回家,只好在石码做点小生意度日。

魏锡钺的遭遇还有后话,1944年1月4日其妻子王彩祺请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常务理事黄玉麟代为向龙溪县政府求情的呈文(见上列档案图片)说:魏锡钺有次“欲扒出原日粘在矸上些少烟灰,以止胃痛之宿病,被本镇镇兵觅见,疑有烟瘾之嫌,予以拘送县府转送中心卫生院检验,认为确无烟瘾。然既无烟瘾,其罪状是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释回,俾得其恢复自由,以维及氏之生活。乃迄今已将两个月之久,未见恩释,实为莫解。查氏自夫被拘後,因在此举目无亲,十日不得九餐,假若再延以时日,必定饿毙于此地。而氏夫历经辛苦衰躯,受不得囹圄之苦,或者病死在狱中亦未可知。以十死九生,逃返祖国而竟遭冤死,则政府护侨主旨其何能存在?”魏锡钺妻子王彩祺的申诉,道出了战乱中历经艰险返回祖国的华侨们的心声,也在我们眼前展现了一幅幅难侨们返回到家园时的生活场景。

1939年底,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的理事们竭尽全力,开创了抗日战争中闽南沿海进出南洋的通道。现在,此岸、彼岸都陷入战火中,这条通道又断绝了。日本侵略者所造之虐遍及华侨的祖国与华侨居留地南洋等地区,华侨、归国侨胞、侨眷被进一步推入水深火热之中。自1942年始,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理事的工作重心转向救济难侨侨眷,他们开始在难侨、侨眷与沿海乡镇村社民众之间构建新的一条通道,他们企望凭借社会力量的支持,以及发挥侨民们艰苦创业的精神,扶助陷入困境的侨民们。按公会的理事们所说,“太平洋战事爆发後,侨汇断绝,救济侨眷侨生等问题,举国上下,大声疾呼,咸力谋以赴之。职会职责所在,尤未便抛弃,遵即开始调查登记侨眷状况,并开会讨论组织侨垦,侨眷小工业等根本救济办法”。但是,作为一个“人民团体”,公会在那历史环境中,到底在苏解侨困的活动中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呢?如果您有心继续追踪公会的利侨活动,请到龙海市档案馆查阅馆藏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的档案,它会为您继续叙述下去……

标签: 华侨 ? 侨眷

头条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